逗逗你不懂爱

[桶]必须得要告诉他


ooc
私设
恶搞
死逻辑
dickjay

  杰森很少有后悔这种情绪,并不是说他有多正确,而是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没用的情绪上不如思考解决的办法。

  这个习惯遇上蝙蝠家的人就很容易打破,很可能是因为他们都是一群傻[哗——],其中某个跳脱的混蛋更是傻[哗——]中的楚翘。

  特别是他和那个特大傻[哗——]在一起之后,事情如同脱肛的草泥马一样不对劲。

  那是一个令人忧愁的天,庄园里的叶子掉的多了,阿福觉得蓝过,阿福需要家人欢聚一堂才能开森的起来。

  那天下午在黑恶势利双方交战正猛烈的时候,布鲁德海文的夜翼突然出现了!经过飞沙走石惊天动地泣鬼神的殊死斗争(并不)。

  我方小弟们表示双击六六六早有预谋的拿出墨镜,什么?你说哪里不对?没看见老大的子弹全都刚刚好擦身而过么。老大开心的抢都掉了(大雾),打架和跳舞一样温柔的简直是包租婆变小龙女啊!敌军的那群单身狗失去战力纷纷自戳双目跪下吃狗粮。出于某种不能言说的压迫,大家表示某些事就算和卢瑟的秃头一样耀眼,也是不能说的!这时候,大家一条心只要默默地戴上墨镜膜拜就好。

  红头罩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夜翼绑走,小弟们吼了几声放下老大意思了下,按捺着悲愤的心情胖揍敌军。老大你走好,小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杰森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回到庄园就和胆敢嘲笑他的达米安打成一坨,最直接的后果体现在吃了很多东西来平复情绪。

  晚上他就后悔了,睡觉睡到一半被腹中绞痛惊醒不是一个愉快的体验。这样的事以前不是没有,不知道下一顿是什么时候,能吃就多吃点。饥一顿饱一顿极其不规律的生活导致有段时间经常腹痛反复发作,当然在后期这样情况越来越少,可是阴霾总在不经意间笼罩刷取存在感,在那蛰伏着要把人拉入深渊。

  他按着腹部,里面有一把看不见的匕首在搅动。忍不住在床上翻滚,呻吟。

  “小翅膀?”

  恍惚间听到从梦里传来声音。

  “做噩梦了吗?”

  ——我的……梦?

  “jay。”

  糊糊涂涂,有人靠近也不清楚。

  “有哪里不舒服吗?告诉我。”

  ——滚开,迪基鸟!这是.我.的梦!

  困难的眨巴了一下眼睑,艰难的把空气咽下喉,结果除了痛苦的喘息声什么也没讲出口。

  接下来的事情出乎意料,他被人结结实实的困在带着寒气的怀里,上半身无法动弹。他蹬着腿想要把这个人从身上踢开,从梦里踢走。

  “shhhh,别怕,我在这,我在这。”

  额头上却落下的轻吻连同耳傍的呢喃与勒人的不像拥抱的拥抱一起着实抓住他了。他还没放弃抵抗,痛苦联合身上的人紧抓着不放,挣扎不开。

  “小翅膀乖啊,别怕别怕睡觉觉喔。”

  连梦里也……妈的智障!

   空气不知何时变得冰冷,或者他不知何时变得高热,汗津津的团在被子里又动弹不得。他耗费全身的力气去做无谓的挣扎,感觉无力甚至是绝望。颈窝处传来温热的湿濡感,衣领那块有更多的湿意被渲染开。

  “我爱你。”

   身体不由得僵住了,仿佛当头一棒来的痛呼,要他认清现实。

  “我爱你。”

  响亮的抽气声在空气中炸开,短短的三个字哽咽了许久最终还是清晰的从胸腔中传达出来。

  “我爱你啊。”

  他闭上眼睛,感觉腹中似乎比刚才稍微略好一些。

  “啊。”

  似是轻叹的回答。过了一会一只手在他脸上摸索,最后带着湿意的唇留下咸味的吻。

  一夜无梦。

番外:

  “所以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就在别人床边看人睡觉,你是变态吗?迪基鸟。”

  “呜哇!小翅膀我受伤了,这都是因为对你的爱啊,爱!(*'ε`*)”

  “哼。”

  不一次又一次的陈述我爱你这个事实,就会跑走的吧。

END

  其实,肚子痛的是我啊!做噩梦的是我啊!大半夜想调头睡发现八脚巨蛛简直要吓到圆寂,还好枕头没落下,近距离观察的时候也没有扑上来。。。QAQ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