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你不懂爱

[dickjay]医生我还有救吗2

ooc 死逻辑
小学生文笔

“我来接你。”他困得眼睛都还有些巴眨不开,迪克漂亮的贴着OK绷的脸出现并占据视网膜和脑子。

他被抱起来“我想区区洗漱这点小事还是做得到的。”

“这样啊。”

“咚!”杰森马上就被摔蒙圈了。迪克标准的八颗牙齿闪亮笑容还有那该死的创可贴一起靠近他,嘲笑他如同翻倒的王八的丑相。“看,你不行的。”又把他从地上抬(捡?)起来,他的头被摁在颈窝被亲昵的蹭着
“摔疼了吧,听话。”

“……what the hell !?”

“杰,言词。”

“……”

“……”

“你的脸。”

“啊啊这个啊。”他笑了,眼睛都成一条线“比起我的脸,我们还是先关心你的猪蹄吧。”迪克笑得春光灿烂,却显得阴险无比。他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尽管迪克之后背起杰森的动作是多么温柔小心,杰森都已知晓了他某方面专制的本性。

杰森没能吊第二袋消炎水,他被拦截在外,医务室封锁了。安保人员怀疑的目光在周围每一个人身上刮过,然后他听到他们说那个行为怪异的校医死了。

迪克转身就走,背他离开。

“别怕。”迪克说“这是一场意外他的死与我们无关,无论如何。”他听见迪克深吸一口气,他感到因摄入氧气而坚挺的脊背“无论如何,我都会试着去保护你的。”他说得太过坚定,听起来像是他的兄弟。

“嗤——”喷笑出声。

他看见迪克诧异的眼神在蓝色的眼睛里浮现,像是被疑云遮蔽的天空。好吧,他的错,他没能忍住不笑出来。

“抱歉抱歉,但是这话真的噗——我不是你的女朋友,迪克。我们甚至不是朋友。为什么、要、试着、保护我?”他没能控制好嘴角,据他对自己的了解那一定是个讥讽的弧度。

他可能会被扔下,就像不久前被扔到地上,可能后果会更惨。因为他不听话,但就是之前说的,没能忍住。他感到愤怒,不知由来的愤怒。基本上杰森不会压抑愤怒,这是他赖以生存的动力源泉,他利用它做了很多事情,虽然大多时候的后果是他人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惨痛代价。

“杰。”迪克无奈的声音轻轻响起,“杰。”第二声的时候杰森确定迪克是在不带任何负面情绪的叫他,“你是对的。”迪克仰起脖颈“自由的小鸟。”男人干净利落的侧面瞬间变成马戏团小丑的侧颜。

四周的景物扭转成狰狞的黑色树林,张牙舞爪的矗立在空白的地面上“跑啊。”男人轻轻地说,声音嘶哑又难听“跑啊。”笑容诡异“跑啊,拼命地跑,叽叽喳喳地惨叫。”尖锐的凶器落下,杰森下意识的做出防备的姿势“跑吧,挣扎着活下去吧,我可怜的小鸟。”然后小丑,那个疯子在他面前炸开,血肉横飞的稀巴烂。

如同那个人?所说的,他在拼命跑,忍住不去想他如同烟火般炸开的那个瞬间,他觉得……很……美丽。他不想跟任何人的风更别说那个还是他妈的诡异的可能是小丑的东西,但是杰森除了跑别无选择。如果他够快的话,是否就能够把所有事情都甩在身后。

他听到枪声,哒哒哒的节奏分外熟悉,那是他生命的一部分。逃跑的时候千万不能回头,无论你是有多疑惑,多恐慌。摩托马力全开飞驰掠过他身侧,追上他,超过他。接着什么都没有,刚刚只是跑过一阵风。


“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请稍后再播。”

“……请查证后再播。”

急迫的手换了个号码输入,结局并没有不同。“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手机被粗暴的甩出去狠狠地砸在地上滑行到远处。

“小男孩。”杰森被惊得想拿起什么来防御,手却茫然无措的停滞在空中“乱扔手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来自天堂岛的留学生阿尔忒弥居高临下看着他。

“那是我的手机。”他放下手,全身紧绷的肌肉和神经怎么也放松不下来。

“噢是的是的,那是你的手机。”阿尔忒弥斯耸肩,勾着嘴角抱着大袋法棍走开。

“等等。”

“得了吧小男孩,我可没有手机可以借你摔,也没有时间安慰你。自己把脸上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收收掉,站起来。”

“… …”

他的脚发作起来疼得厉害,刚刚是怎么跑的?杰森记不清了,只能感受到不停起伏的胸腔里残留着愤怒与恐惧。

他嗅到尘埃的气息,如此熟悉。他记得这个味道,那样自然的肮脏而又潮湿。 他曾经不是很喜欢,非常的抗拒。但终究人要学会成长,在最后的最后他总是会从中得到安宁。

他费了些力气才把手机捡回来,它坏了,印象中它更加坚固耐用。现在他只看见它裂成蜘蛛网状的脆弱屏幕,在上面他看见自己的脸也被分割、破碎成好几片。

TBC


罗伊和科莉呀,是怎么也打不通的电话。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