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你不懂爱

[dickjay]love crime

ooc 死逻辑
小学生文笔
脏话连篇
私设有 ooc 都是我的锅

水滴噼里啪啦击打窗子,空气中弥漫着水汽,墙壁、桌椅、就连穿在身上的衣服都给人潮湿的感觉。

杰森拉紧夹克窜出门,寻找到有遮挡物的地方落脚一路窜到小区门口。那边蹲着俩个人对着蓝色集装箱里的东西挑挑拣拣,杰森停下脚步站的远远地高喊“什么快递?”

左边的人伸长脖子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打量他,右边的人捏着纸盒头也不抬“X达。”

“啧。”杰森拧起眉头冒雨回头冲刺,刚刚回到安全屋就看见阿尔忒弥斯接电话。

“喂您好O通快递,请到门口拿一下!”

“放屁!他根本没到!”

阿尔忒弥斯浮在空中居高临地下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睥睨他“他在X达的旁边。”

“… …”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看不出那是看傻x的眼神吗?

杰森再次踏上征途,面对外界毛毛细雨都算不上的小雨滴,手持折叠伞静默了。撑之傻逼,不撑可惜。撑or 不撑,是个问题。

红头罩可是统治哥谭地下世界的男人,区区小雨滴乃他何?在阿尔忒弥斯异样的目光中将烦恼的根源呈完美抛物线自由落体于沙发上,杰森冲进雨里,背影逃的决然。

“嗤——小男孩。”阿尔忒弥斯飘过去咔嗒一声穿来落锁的声音。

“她红,生气?”扎比罗抱着超人娃娃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瞟她。

“没有。”阿尔忒弥斯路过沙发时留下简短的两个字,顺带伸手揉了揉扎比罗的头。

扎比罗不知道这是什么,从胸口里发出涨满酸软的感觉直达鼻翼和眼眶,这大概是件很好的事。他猜想,因为他发现自己正笑着。等到阿尔忒弥斯去了另一个房间好一会后,扎比罗偷偷去开门。

那扇门半掩着,金属弹芯支楞在外固执地抵挡门关上的丝毫可能。“要早点回家啊,他红。”

杰森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项娘兮兮的技能,他的记忆并不完全,不过既然是能给出手的记忆一定是不重要的。特别是这么娘的技能也不怪他自己会不想要,真男人.红头罩.哥谭地下黑帮老大.杰森手指缠绕毛线飞快在针织棒上穿梭,下面吊着巴掌大小的红色小布。

会织围巾就已经很娘炮了,为了不被发现偷偷地织围巾… 说起来最近阿尔忒弥斯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微妙…不不不,绝对不能让人发现。他只是觉得天冷了扎比罗需要加点东西保暖,自己动手织会更省钱而已,况且最近东西促销活动便宜很多,就是拿快递麻烦了点。

杰森灵活地闪躲雨滴到小区门口,依旧是那俩个人蹲在集装箱旁边。待他再靠近些之前眯眼打量他的人问“什么名字?”

杰森:“… …亚马逊女战士。”

O通小哥:“… …”看什么看,再看戳瞎你。

X达小弟:“… …”大拇指是什么意思?给我收回去啊!无论你想的是什么,事情都不是你想的那样!

小区门口的空气尴尬又冻人,杰森绷紧脸部肌肉维持着面无表情接过快递。

“杰。”清冽的声音自身侧响起,不大但十分清晰地传达到耳朵里。迪克撑着把黑色大伞,身着黑色风衣像颗蘑菇力似的立在柏油路旁。杰森觉得自己不小心闯进黑色基调的奇怪写真里去了,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迪基鸟不去当演员太可惜。

快递小哥们看他的眼神变成和阿尔忒弥斯那种微妙以及某种程度的恍然大悟。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愣神期间迪克穿过黑黝黝的柏油路,把杰森拉伞下,拉到他身边去。拉着杰森的手跟杰森的截然不同,干燥又温暖。

迪克牵着他沿着柏油路走下去,不说话。杰森的左手夹抱着阿尔忒弥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快递,精神集中准备随时逃离,这幅画面该死的像极了翘课逃家的小鬼被拎回去的画面。

一阵风打过来,从连衣帽兜的领口钻进去“… …”杰森哆嗦了一下后立马伸直躯干面对萧瑟冷风。我……不冷!

杰森察觉到在他哆嗦那一下的时候迪克的手抓的格外用力,接着雨水混杂着不知什么牌子的须后水味拥住了他。戏剧性的是风正好呼啦一刮,伞哗啦一飞,跑远了。

笑声从迪克震动的胸腔里传出来挤压着他,像是要穿透衣物把这种欣喜的震动传染给他。

迪克拥着他站在雨里,如同失散多年的什么人一样“小翅膀要不要去我那暖暖身子?”大概是笑够了迪克终于打算开始正常谈话的样子。

“迪基鸟,我不是女孩子。”

“我知道你是谁,杰。”

天大概真的很冷,所以他跟着走了。听到迪克提出运动暖身法也只是保持沉默没有拒绝,即使迪克安全屋是乱七八糟的猪窝,在温暖的躯干压下来的时候杰森甚至觉得自己做出的决定还不赖。

事后泡完澡他们慵懒地瘫在床上,迪克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虎口依附在杰森的脖颈处完美贴合,脉搏正在一下一下规律地跳动着。他调整姿势将鼻尖挨蹭到杰森发尾,可以清楚的闻到杰森与他身上相同的洗发水味。迪克露出洁白的牙齿,指腹发力,手下是愈发快速跳动的脉搏……

“呼——”迪克猛然松手,拦在杰森的腰上,紧紧地蜷缩在杰森背后喘息着。最后空气渐渐回归宁静,杰森的心跳也缓缓平复变得规律。

“我很想你。”这对迪克来说是句很艰难的话,嗓子都磨痛变得喑哑。黑暗中沉默的翡翠色双眸阖上眼睑,良久 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腰间紧绷的手臂之后便搭在上面,迪克捉住它继而钻入指缝牢牢相扣。

我深知我的罪责
i know my guilt

愿上帝责罚我
May God punish me

以宽恕
Give forgiveness

我的爱人
mi amor

愿上帝保佑你
May God bless you

阿门
amen

——爱即是罪,它使人贪婪而软弱,它迫使人们去乞求不相信的存在。
Love is a sin. It makes one greedy and weak, and it compels people to beg for the existence of inbelief.

番:

“迪克少爷。”一条镶着歪歪斜斜蓝色胖蝙蝠的黑色围巾呈现在眼前。

“我想这是给你的。”大概是被拆织过多次,围巾的毛线条早已失去该有的柔润圆滑感。紧紧的线条让人不禁想起某种长长的吊着脖子、扯走生命的凶器。末端戳在围巾里的木棒针尖利地暴露在空气中,余下的黑色毛线拖出细细长长的尾巴最后在空中像是被拦腰斩去断得突兀。


END


关于快递/网购: 手已剁完,飘落了灿烂,痛心的账单。

各种抠字眼好累。

最近略丧啊_(:з」∠)_。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