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你不懂爱

[dickjay]你好,玛德琳小姐

ooc 死逻辑
小学生文笔
私设有 脏话有

  每天每天都在做和之前差不多的事情,说差不多的话。“你好,撬棍。”

  “你好,床。”

  “你好,枕头。”

  “你好,迪基。”

  “你好小翅膀,欢迎回家。”

  杰森卸下身上的装备走进浴室,哗——喷头营造一场雨,水滴不断打身上。每天每天人生好像就是不断重复…的…过程,那他妈的是什么鬼!?杰森抄起蓬头扯断水管冲出浴室,他很确定自己没有中什么稻草人的毒气之类的东西,但是刚才所见的是比毒气还荒唐的东西。

“哟,小翅膀。”迪克果然在他的安全屋里,拿着《傲慢与偏见》坐在他床上向他打招呼。面罩搭在床上,眼睛注视着他的下体吹了个响亮地口哨“不错嘛。”笑容骄傲活像我弟弟被评为三好学生我好自豪,眼神一片坦荡。

杰森解除进攻的姿势冷哼一声,光着身子在迪克惊诧的眼神中转悠一圈“还满意你看到的吗?”接着急速折返到厕所。

迪克听到咔嗒的落锁声,还穿来奇怪的轰隆声。透过磨砂的玻璃门可以隐约地看到马桶的轮廓……

迪克轻笑一声,丢开砖头厚的书放松地倒在杰森的床上,他好像看到某种万分可爱的小动物炸着毛骄傲。

“你要做什么?”

“……”

“白糖、牛奶、面粉……”

“……”

等杰森出来后已经是过去很久了,他突然嘴馋想吃点什么,打算自己做并且没有迪克的份。同时面对这样的状况他也想出了对应方案来面对夜翼这个问题,那就是做自己的然后……无视到底。

“泡芙?慕斯?玛莉酥?可丽饼?啊——那就是玛德琳喽。”

“!?”杰森僵硬了一下还是坚定地礼物手中活计制作点心,他很确定夜翼并没有什么见鬼的读心术,就是刚好见鬼的不知怎的猜到了他要做什么而已。

“果然是玛德琳小姐啊。”迪克一副早已知晓所有的语气,倍感欠揍。他还给点心加了女性尊称,认真的?

“也就你做得出来迪基鸟,给点心性别分类。”

他用极其不屑的语气嘲讽迪克傻逼行为,并且杰森不后悔破坏自己不久前下的决定,他觉得比起无视迪克让迪克寂寞尴尬死还是嘲笑迪克令他倍感痛快。

“……”

迪克这回没有说话,他就安安静静地立在那不动。过了片刻还是这样,杰森都开始怀疑迪克知道他之前的不搭理、不存在,让他一个人尴尬的计划了,现在被拿来对付他。杰森颇为不自在地摸摸鼻子,礼物手头的事。

尴尬这种东西应该能传染,没错,迪克肯定和他一样尴尬。杰森并不打算解决现状,安静的夜翼太难得,让他们彼此都享受这个难得的时刻好了。

靠近迪克的手机突然抽风不停叫唤,噢,那是他的手机。在杰森拿到迪克递过来的手机前,它又死了。尸体一样被迪克捏在手里,一动不动。

“……”

“……”

杰森接过手机的空档它又活了开始叫唤,不过还好,是短信。杰森神态自若地打开查看信息,东区那边有几个搞事情的。他不经意瞥向迪克,没想到会对上视线,迪克一直看着他。

“去吧。”迪克缓缓勾起一个笑对他说“我不会跟着你的,而且这里我可以帮忙照看。”他定定地看着迪克的眼睛,希望能看穿他。但里面只装有关心、诚恳、信任……这类令人意想不到的美好的东西,他觉得那么一会他们看起来简直像是对真正的兄弟。

杰森和迪克对视着,他想说“滚开,自以为是的黄金男孩。”“别玩这一套。”或者“我不需要你。”这类撕裂假象的话。但最终他装备都穿好了,只是蠕动嘴唇什么话也没说出口。走到门口时,杰森扶着门框停留身影恶狠狠地丢下一句“你他妈别毁了我的厨房”离开。

————

“这是什么,夜翼?”罗宾绿色的眼睛里充满好奇,小心翼翼地举起胳膊,小小的双手中躺着块金色的贝壳,不停散发出美食所具备的迷人芳香。

“呃——”年轻的英雄没料到罗宾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他捧着那块贝壳状的点心的动作怯怯地就像捧着挖掘到难得一见的珍贵的宝藏,翡翠般剔透的双眼折射内心希翼的闪光。

“玛德琳。”年轻的英雄觉得罗宾像极了某种可爱的小动物,嘴角不禁有骚动的欲望,考虑到青春期小男孩可能有的奇妙自尊心以及带头大哥的伟岸形象压下笑意。

“玛德琳?好像一个姑娘的名字……”罗宾低下头看着那块金黄色的点心喃喃自语。

“它、不,她确实是玛德琳小姐。”夜翼放弃压抑笑容让笑意泄露出来,为什么不呢?没人规定带头大哥必须是严肃的像蝙蝠侠,他可是夜翼。“真是位漂亮的小姐不是吗,罗宾?”迪克蹲下持平注视正接受新事物的好奇男孩“这是款法式点心,大概在1730年时一位美食家——流亡在梅尔西城时,有天他带的私人厨师竟然在甜点时间里不知所向,这时有个可爱的女仆临时烤了她的拿手小点心送出去应急,没想到竟然很得美食家的欢心,于是就将女仆的名字madeleines用在小点心的名字上,而玛德琳娜(madeleines)也就是贝壳蛋糕的本名。”

“但。”男孩的眉头拧在一起“这不是她创造的点心不是吗。”男孩的脸颊因不服气微微鼓起“它的名字呢?我是说在那个玛德琳覆盖之前的,它原本的名字呢?”

“罗宾。”夜翼的刘海倾斜着挡住了光,甚至连面具都埋在阴影之下。“那不重要,罗宾。”他这么对那个男孩说,缓缓道出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既定发生的事“人们只会记得‘玛德琳’这个后来的象征某种特殊意义的名字,在那之前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不需要知道也不重要。”夜翼抬起头,罗宾无法透过白翳的面具看到他心灵的窗户了解夜翼说这话时到底是怎样一种心情,就罗宾所感知到的只是夜翼某些沉重的东西,他和夜翼共同存在于某些时刻可能对他们大家都一视同仁残忍对待的世界。

男孩呆立在那消化着不知是好是坏的消息,发现曾经的黄金男孩和他的共通点而高兴,还是难过于如今成为罗宾面前的夜翼可能经历过的东西。

“可是啊,”夜翼面对着他突然倒下。

“罗宾。”罗宾没有见过这种状况,从未。真的。因为夜翼朝着他倒下后他的脑子里只剩空白,然后他得到了……拥抱?也许夜翼受伤了或者蹲累了,不论如何万幸的是他真的成功做到成为一个合格的罗宾,既然脑子持续当机那块贝壳状的点心颠簸几许还是安稳地躺在他手里。

夜翼拥着他,结实的臂膀圈出小小的世界,里面只有夜翼和罗宾。“它的过去也好,自有前人铭记。它的未来也好,可能会出现更有特殊意义的名字。所以玛德琳小姐现在仅仅是玛德琳小姐,这是独属于她的时光,她的骄傲。在这段时间内她只需要做她自己,成为她自己就好。”

————

等杰森解决完问题回来后,他觉得自己需要看脑子才会产生那种可怕的想法。 白净的瓷盘里整齐摆放着焦黑的贝壳状的黑色物体。

“啊呀,玛德琳小姐她呀——”迪克笑容朗爽如平时那般璀璨“一不小心,就死掉了呢。”

番:

天知道在杰森离开的这一小段时间里迪克干了什么,玛德琳除了还有贝壳的形状以外没有什么像玛德琳的。玛德琳小姐变了,从娇小可爱的女孩子变成黑黝黝的山头农民伯伯,炭一般的硬汉哦。

即使玛德琳小姐已经十年媳妇熬成农民大伯,杰森依旧义无反顾地往嘴里塞。

“……杰?”

“我给你上一课吧大少爷,绝对不能浪费食物……?”

他已经做好准备面对味蕾被伤害的痛苦,但出人意料的黑成碳的玛德琳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坚硬如铁,和之前吃到的没有太大区别。细腻绵软的口感,还有淡淡的柠香在唇齿中弥漫,更重要的是恰到好处的甜度。非、常、好吃……

凯夫拉布料熟悉的触感摩擦在脸上,夜翼的手沿着五官的轮廓描绘轻抚,然后停留在下颚捧着他的脸,那双清亮的眼睛中惊愕的自己越凑越近。

迪克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柔软的舌头撬开牙关,玛德琳的碎渣在啧啧作响地唇齿交缠中化为甜腻的佐料,他们的舌头像不够长的绳子无法成结却又顽固不化地交缠在一起。舌头、牙齿、嘴唇挨个被卷袭扫荡,迪克海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狡黠的色彩,卷走杰森口中的玛德琳,攻城略池抢夺后撤退。

“玛德琳小姐好吃吗?”迪克嘟嘴啾了一下杰森的唇角。

“……”

“我——好吃吗?”杰森感觉自己的屁股被用力地掐了一下。

“……”

“嗯?”迪克叼着他的耳垂含允着用鼻音问,不一会杰森只感觉耳朵熟透已不属于他。

……操!

END

迟到的圣诞节快乐!

还是没赶上_(:з」∠)_

玛德琳蛋糕给我的感觉很像烧贝壳,小小个,金黄色。

至于玛德琳小姐为什么是黑色的,巧克力玛德琳小姐就是黑色的,但是大哥为了达到效果还用了黑糖。然而我只做过金色的玛德琳小姐,不知道用黑糖+巧克力的效果会怎么样。私设就是大哥用两者结合做出的玛德琳小姐(黑)甜度翻倍刚好适合桶的口味!甜甜甜!ˉ﹃ˉ
  抽风的是乐乎还是我的手机……?好几次都只有一部分一部分的。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