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你不懂爱

[dickjay]哥谭今天不下雪

ooc 死逻辑
小学生文笔
很丧

在一栋古老的别墅里,曾住过一个富豪格雷森先生,他收养了一个孤儿叫杰森.托德。这栋别墅很大,有很多房间,杰森一不小心就会迷路。别墅里的房间大多是有着长长的落地窗,但都无一例外被厚重的窗帘遮挡着,掀开窗帘可以看到被白雪覆盖掩埋着的寂静哥谭。

这位黑色美人披上银装后便死一般地沉默着,不堪负重的雪掉落下去留黑色的树枝丫杈在空中支楞。除此之外无论哪里都是一片白色,看不到小鸟飞过,看不到生命的痕迹。

格雷森先生对杰森很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像人们不知道为什么格雷森先生会收养杰森这个孤儿一样。杰森可以随意出入别墅的任何房间,包括将格雷森先生的书房、卧室、厨房弄的一团糟,打碎不知道多少岁的昂贵花瓶也不会被责骂。但是有一个地方杰森被绝对禁止出入,那就是后花园。当然通往后花园的大门一直都被锁得死死的,把别墅翻遍了也没有找到钥匙,杰森能透过落地窗看到被白雪覆盖的后花园,和哥谭其他的地方一样死寂。

格雷森先生对杰森真的很好,只要他在家就会陪着杰森。陪他读书阅报,一起制作食物把厨房弄的一团糟,在空旷的房子里玩捉迷藏。格雷森先生有时候会谈起他曾经游历去过的地方,在巍峨的雪山看日出,奇妙梦幻的星空,冰冷深海里的八爪怪……但是无论那些美妙的地方发生的故事是如何令杰森陶醉,他都觉得自己没有机会能亲眼见证。格雷森先生从不带他外出,房子一直都只有他们两个人,当格雷森先生出去的时候会留下充足的食物的同时大门也会落锁。

格雷森先生有时候会出去很久,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每当这时杰森就会将书架上的书搬空,过去一天放回去一本。万幸的是格雷森先生总是能赶在食物吃完前回来,之后他就开始为杰森描述起他路上所见的一切。渐渐地,每次听格雷森先生外出归来讲述经历,几乎就成了杰森生活中的全部内容了。

“我能跟你一起走吗?”

“再等等吧”格雷森先生笑得温温柔柔的“等到哥谭不下雪的那天,我们就一起离开。”

为什么要等雪停?离开?你不打算回来了吗?杰森觉得格雷森先生怪怪的,但是既然格雷森先生要带他一起离开,就算再也不回这栋大房子也没有关系。

布鲁德海文新开了家食品店,里面的辣热狗很正宗,即使格雷森先生带回来的辣热狗早已凉透杰森依旧吃得很开心。大都会公园里的孩子们会玩一种叫跳房子的游戏,杰森玩了几次怀疑后格雷森是体操运动员,他的柔韧性和平衡能力实在好到令杰森这个孩子都要羡慕嫉妒恨了。中城和滨海城的公园里甚至有鲜花盛开,主要有梅花,或许是樱花?格雷森先生说他没看仔细就急着回来。而仅仅是那匆匆一瞥也足够惊艳,很显然外面的世界已经陆续停止下雪了,离开的那一天应该很快就能到来。

杰森津津有味地听一切,这个时刻的每一分钟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享受。即使他并不很完整的想象出格雷森先生路上的见闻,毕竟人们对没见过的东西凭空想象基本上都会有偏差。

“雪什么时候会停?”

“抱歉,我也不知道呢。”

“为什么要道歉?明明不是你的错。”

“就是觉得抱歉啊。”

“真奇怪。”杰森不觉得格雷森先生做错了什么,他只是觉得被困在房子里有点无聊。看格雷森先生抱歉的样子莫名觉得好笑,一个对他好到过份的怪人。可能隐瞒着很重要的东西,但是……

  格雷森先生揉了揉杰森的头,“该睡觉啦小翅膀!”然后将他一把抱起扔到柔软的大床中,读着杰森早就看完的书当睡前故事哄他入睡。或许是因为故事情节早已烂熟于心,杰森的眼皮渐重。

  ……有的时候,仅仅是有的时候。真相或许没那么重要。

一天下午?或者是晚上?杰森不知道,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太急,也太漫长了。那总会勾起一些不好的回忆,杰森抱着一本书坐在楼梯口,等天一亮他就把这本书放到书架上。意外的是他听到钥匙插入门锁转动的声音,是后花园的那扇门。格雷森先生带着风霜雪雨从那扇门缝中挤进来,杰森看着格雷森先生回身锁门,拿钥匙的那只手隐藏在斗篷底下。杰森小心翼翼将拖鞋拎在手上,踮脚溜回卧室裹着被子缩成一团。

半掩的门被推开,一些灯光从人影身边泻进来,拖鞋被随意摆放在床边,床上瘦小的身子背对门口蜷缩着。格雷森先生在门口滞留了一会还是走了进来,杰森闭着眼睛抓着被子的手不动声色的紧了紧。格雷森先生给他掖紧被角,杰森感觉嘴唇痒痒的,有什么东西挡着他呼吸。一个吻落在额头一触就离,冰冷轻柔得像雪花落地。

杰森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他梦到一个晴朗的天气,哥谭没有下雪。他很困,在梦里也觉得困,天气很好,太阳很温暖。胸口也暖洋洋的充斥着一种名为满足的情绪,头有些重,往下一坠。他就睡着了。

杰森感觉有人在移动他的身体“吵醒你了?”格雷森先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再睡下去也没有关系,东西已经理好了。”

格雷森先生清点东西的时候杰森说有东西落下了,口中气喘吁吁地跑到高大的落地窗边。他掀开厚重的窗帘探头朝窗外望去,他看到今天哥谭没下雪。

后花园里有一座被粉色偏红的鲜花簇拥着的坟。

杰森.托德之墓。

番1:
“我们去哪里?”

“不知道呢,小翅膀有想去的地方吗?”

“先去雪山看日出,再找一下星空,之后去海底看八爪怪……”

番2:

“迪克,你还好吗?”

“真奇怪啊,小翅膀走的那天天气还不错。为什么天气没有变坏?”

……

“你疯了吗!?”

“我——或许吧。我只是,只是很想他,想再见他,再多看他一会。”

……

*你的衣服怎么穿
你的眉毛怎么弯
你的嘴角多耐看
记不清你
所以要见你再见你

……

“从那天起就一直在下雪。”

“你心中的大雪。”

“终于停了。”

END

*你的裙子怎么穿,你的眉毛怎么弯,你的头发怎么盘。记不清你,所以要见你要再见你。——冯唐

评论(2)

热度(25)